蟑螂小強

關於部落格
蟑螂小強
  • 1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外媒:斯諾登獲"諾貝爾替代獎" 令瑞典官方尷尬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斯諾登(資料圖)   參考消息網9月26日報道 英國廣播公司網站9月25日發表題為《斯諾登獲得瑞典“諾貝爾替代獎”》的文章稱,2014年瑞典“正確生活方式獎”的榮譽獎授給斯諾登是為了表彰他“表現出勇氣和智慧,揭露了空前的侵犯基本民主程序和憲法人權的大規模國家監控計劃”。   逃亡中的美國前情報泄露者斯諾登獲得了有“諾貝爾替代獎”之稱的2014年瑞典“正確生活方式獎”。   文章稱,斯諾登和英國《衛報》編輯艾倫·拉斯布里傑共同獲得這個獎項的榮譽獎。拉斯布里傑根據斯諾登透露的情報深入報道了政府的監控情況。   另外,今年獲該獎項獎金的是來自巴基斯坦、斯裡蘭卡和美國的另外3名活動人士。   似乎斯諾登獲獎讓瑞典官方感到尷尬。今年宣佈獲獎的新聞發佈會原定本周四在瑞典外交部禮堂舉行,但瑞典外交部臨時取消了該發佈會,迫使宣佈該獎項活動的組織者提前一天向瑞典公共廣播公司SVT宣佈決定。   獲獎者說,拉斯布里傑獲獎,是因為他不畏壓力,揭露大公司和政府的錯誤行為,為全球媒體機構樹立了一個以維護公共利益為己任、做負責任新聞報道的榜樣。   另外,共同分享該獎項獎金的三名人士將分享150萬瑞典克朗(約合21萬美元),他們是巴基斯坦人權活動者阿斯瑪·賈漢吉爾,斯裡蘭卡出生、亞洲人權委員會的巴西爾·費爾南多,以及美國環保人士比爾·麥克科比恩。   文章稱,瑞典“正確生活方式獎”2011年曾授給中國太陽能企業家黃鳴,2010年授給一批在巴勒斯坦被占領土工作的以色列醫生。   目前居住在俄羅斯的斯諾登將美國國家安全局的大規模全球監控計劃泄露給《衛報》等媒體,在美國國內引起了國家監控合法性的討論,在國際上則引起了美國對其歐洲盟國外交上的尷尬。   瑞典公共廣播公司SVT在其網站上說:“18年來‘正確生活方式獎’都是在瑞典外交部宣佈的。但上周瑞典外長比爾特得知今年獲獎的5個人里包括斯諾登時,就拒絕允許該獎在外交部大廳里宣佈得獎者名單。”   “正確生活方式獎”誕生於1980年,由瑞典、德國雙重國籍出版家、慈善家及歐盟議員雅各布·馮·於克斯庫爾創立。該獎項被譽為“諾貝爾獎替代獎”。獎項的歸屬由一個國際評審委員會決定。   自1980年以來,已經有一百多個個人或組織因為在社會、環保、可持續發展等方面做出過傑出貢獻而獲獎。   【延伸閱讀】斯諾登因曝光美大規模監控項目獲“另類諾貝爾獎”   中新社華盛頓9月24日電(記者 張蔚然)據美國媒體24日報道,美國前防務承包商雇員、“泄密者”斯諾登被瑞典有關方面授予“另類諾貝爾獎”,表彰其揭露美國政府大規模監控項目的勇氣和智慧。   瑞典正確生活基金會當地時間24日對外透露,由於斯諾登揭露侵犯公民憲法權利、破壞民主進程的美國政府大規模監控項目,並表現出非凡的勇氣和智慧,基金會決定將今年的“正確生活方式獎”頒給斯諾登。幫助披露美國監控項目的英國衛報編輯拉斯布里傑(Alan Rusbridger)一同獲獎。   瑞典“正確生活方式獎”創立於1980年,創始人致力於表彰和鼓勵那些做出巨大貢獻、但卻被諾貝爾獎評選委員會“忽略”的人們,該獎有“另類諾貝爾獎”之稱。   去年6月以來,斯諾登向外界披露了國安局旗下“棱鏡”等網絡和通話監控項目,包括監聽德國、巴西等多國領導人,在國際社會引起軒然大波。他今年5月再曝猛料,稱自己曾是中央情報局和國家安全局的海外高級間諜,不是普通黑客。美國官方一直勸斯諾登主動回國接受司法審判。有德國媒體稱,斯諾登正與美國政府私下協商回國的可能性,但這一說法未經美方證實,目前斯諾登仍居住在俄羅斯。   近日有媒體披露,由於斯諾登曝光大量美國監控活動,美國中情局已暫停對歐洲友好國家的部分監控,包括暫停與為友好國家政府部門工作的“線人”會面,停止招募本地“線人”,但中情局對這一報道不予置評。(完)   (2014-09-25 03:16:14)   【延伸閱讀】奧利弗斯通將拍“棱鏡門” 邀囧瑟夫演斯諾登囧瑟夫有望飾演斯諾登   搜狐娛樂訊 北京時間9月23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震驚全球的棱鏡門事件無疑是改編成電影的上佳素材,目前正有多位電影人在開發相關題材的電影,其中也包括著名導演奧利弗-斯通。據稱斯通即將拍攝一部NSA題材的影片,他有意邀請約瑟夫-高登-萊維特來飾演斯諾登,影片將於今年12月在慕尼黑開拍,預計在2016年上映。   眾所周知斯通是一位非常鐘意政治題材的導演,他也執導過《刺殺肯尼迪》、《尼克鬆轉》、《世貿中心》、《布什》等多部政治題材的影片。棱鏡門這樣震驚全球的時間斯通自然也不會放過,他將自編自導一部影片,取材於衛報記者盧克-哈丁的紀實文學《斯諾登檔案》和斯諾登律師安納托利-庫徹拉納的小說《八爪魚時代》。   哈丁的作品主要圍繞斯諾登向衛報爆料的前因後果以及一系列的報道展開,庫徹拉納的小說則講述一位告密者深受來自自己國家的威脅,不得不在莫斯科機場逗留數周,焦急等待著俄羅斯作出是否收容的決定。   庫徹希望邀請約瑟夫-高登-萊維特來飾演斯諾登,影片計劃在今年12月開拍,預計將在2016年上映。http://yule.sohu.com/20140924/n404597306.shtmlyule.sohu.comtrue搜狐娛樂http://yule.sohu.com/20140924/n404597306.shtmlreport979囧瑟夫有望飾演斯諾登搜狐娛樂訊北京時間9月23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震驚全球的棱鏡門事件無疑是改編成電影的上佳素材,目前正有多位電影人在開發相關題材的電影,其   (2014-09-24 08:30:03)   【延伸閱讀】“隱形人”斯諾登:其實這一年我很忙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對於隱居在俄羅斯的斯諾登來說,社交媒體稱為他與世界聯絡的重要渠道。法新社   《國際先驅導報》記者 趙嫣 發自莫斯科   愛德華·斯諾登,這名美國中央情報局前技術分析員、國防承包商前雇員的而立之年是在小心翼翼的反偵察和不甘寂寞的積極發聲中度過的。   2013年5月,斯諾登離開風景綺麗的夏威夷和熱戀中的女友飛往香港,躲在一家酒店中向事先選定的記者披露了美國“棱鏡”大規模監聽項目,當即引得全世界關註,隨後他為躲避追蹤,前往莫斯科。隨後於8月1日獲得俄羅斯為期一年的臨時避難資格。   一年後,2014年7月31日,斯諾登臨時避難申請已期滿,據與斯諾登關係密切的律師庫切列納說,斯諾登已向莫斯科州移民局遞交申請,希望延長自己在俄羅斯境內的停留期限。但俄官方尚未給予回應。根據俄羅斯相關法律,如果斯諾登的政治避難條件沒有變化,他可再獲期限為一年的臨時避難許可。   “隱形人”行蹤成謎   一年後的今天,當我們細細梳理有關斯諾登的所有傳聞,遺憾地發現,關於這個在國際舞臺上掀起軒然大波的人,我們的認識仍然很有限。這一年中他以何為生,身居何處,至今仍不得而知。   在斯諾登被困莫斯科機場時,各路記者紛紛聚集於謝列梅捷沃機場並不足夠大的航站樓,寄望尋得斯諾登出現的蛛絲馬跡,但均未如願,流傳於全球各大媒體上的只有一張此前傳出的半身像。   去年8月1日獲得臨時避難許可後,俄羅斯電視臺畫面顯示,斯諾登當時穿一件藍色襯衫,背一個包,進入一輛灰色汽車,司機是年輕男性,戴棒球帽。   在這個似是而非的畫面之後,斯諾登再次隱入人海,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毫無消息,或許是為了平靜心情,也或許在給自己的新生活找個方向。   2013年10月7日,俄羅斯生活新聞網發佈了一張疑似斯諾登照片,照片中的男子身著便裝,留著山羊胡,頭頂架一副墨鏡,正推著超市購物車過馬路。路上汽車牌照和路口標誌文字顯示照片攝於俄羅斯,但具體在哪裡並無法分辨。這一照片隨後被斯諾登的律師庫切列納證實確屬真實。   20多天后這一網站再次上傳一張斯諾登乘游船的照片。照片中,疑似斯諾登的男子站在游艇護欄旁,頭戴大帽子,但沒有像以往那樣佩戴太陽眼鏡。他身旁一名女子盤著金髮,疑為“維基揭秘”網站雇員莎拉·哈里森。她在斯諾登抵達莫斯科後一直陪伴其左右。法新社猜測,照片拍攝於莫斯科河上,因為背景中有莫斯科地標建築救世主大教堂。由此媒體還推測,斯諾登住在莫斯科,或者時常往來莫斯科。   (2014-08-14 19:30:05)   【延伸閱讀】外媒:曝光美國網戰工具 斯諾登稱願回國坐牢   參考消息網8月15日報道 埃菲社8月13日報道稱,美國國家安全局前雇員愛德華·斯諾登在接受美國《連線》月刊採訪時表示,他已經做好回到美國進監獄的準備。在這份雜誌的封面上,斯諾登懷抱美國國旗。   這篇採訪在13日刊出,斯諾登說,“我已經跟政府說願意主動進監獄,只要這有助於做正確的事”,“比起自己的境遇,我更關心國家。但是我們不能允許法律變成政治武器,不能認可通過恐嚇使人們不敢捍衛自己的權利。無論這筆交易有多誘人。我不會同流合污”。   斯諾登還說,美國人民應該再也不會相信國安局的工作,從這個角度來說,奧巴馬政府還沒有解決它的問題。   斯諾登受到美國司法追緝,目前正避難俄羅斯,他是在莫斯科接受的採訪。據雜誌編輯斯科特·達迪奇表示,在被建議懷抱國旗拍照時,斯諾登顯得有點緊張,“他說他愛自己的國家,他揮舞著國旗,把它放在自己胸前”。   《今日美國報》網站8月13日發表題為《斯諾登緊抱美國國旗說希望回國》的報道稱,美國國安局前承包商雇員斯諾登對美國《連線》月刊記者說,美國開發對網絡恐怖主義的反攻擊行動弊大於利,這是最終促使自己向公眾披露政府秘密的事件之一。   報道稱,斯諾登在這篇報道配發的照片中手攥國旗。他說,“怪物頭腦”項目是專用於偵測外國網絡攻擊並阻止其進入美國的,但也會自動進行還擊。他表示,問題在於惡意軟件可以取道一個無辜的第三國。   他說:“這些攻擊可能是偽造出來的。譬如,身在中國的某個人可以讓一次攻擊看起來像是源自俄羅斯,結果是我們可能對一家俄羅斯醫院進行還擊。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呢?”   斯諾登對該雜誌表示,他希望有一天能回美國。他說:“我曾告訴美國政府,我願意坐牢,只要這麼做能起到正確的作用。”   報道稱,斯諾登此前曾表示有意回國,但稱擔心因為被控犯有間諜和盜竊政府財產罪而受到不公審判,並可能最終被判長期監禁。他依然堅稱自己的所做所為是為了國家利益。   英國廣播公司網站8月13日報道稱,美國國安局前雇員斯諾登說,美國正在秘密研發一種可以識別網絡攻擊來源並自動回擊的工具。   《連線》雜誌在對斯諾登作了獨家採訪後首次揭示了這個被稱為“怪物頭腦”的軟件研發項目。   斯諾登說他對這一軟件研發感到擔憂,因為網絡攻擊經常是通過一個無辜的第三國的電腦展開的,而真正來源可以“深藏不露”。   斯諾登還說,他把這一軟件視為對個人隱私的最大威脅,因為這將需要國安局秘密獲取幾乎所有美國人與國外的私人通訊。美國國安局拒絕對此做出任何具體評論。   法新社8月13日報道稱,在莫斯科接受《連線》月刊採訪時,斯諾登表示,自己曾長期對國安局的活動感到困擾。但直到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告訴國會議員們國安局並非“存心”搜集數百萬美國公民的數據時,他才感到極其憤怒,進而採取了行動。   斯諾登說,在克拉珀向國會作證後,他的同事們似乎並未表現出震驚,但他卻擔心自己正逐漸陷入一個“罪惡”體系的深淵。   據俄新社8月13日報道,斯諾登相信,美國特工在俄羅斯繼續監視他。8月初他在俄羅斯又獲得了三年的居留權。   斯諾登在接受《連線》雜誌採訪時表示,中情局和國安局有一批人的任務就是搜集有關他的情報。“我不認為他們已經搞清我所在的準確地理位置,但他們監視網上與我談話的人。”   斯諾登說,“即便他們不知道我說了什麼,因為都加密了,但他們還是可以從我與誰何時談了什麼中明白許多東西”。   他說,他在盜竊了文件之後,有意留下了蛛絲馬跡,以便讓調查員能夠確定哪些文件他複製並拿走了,而哪些只是動了一下。但是國安局沒有發現這些線索,宣佈他竊取的文件總數達170萬份。斯諾登肯定地說,他拷貝的文件要少得多。   (2014-08-15 10:40:11)   【延伸閱讀】斯諾登獲3年在俄居留許可 白宮再吁“儘快回國”   中新社華盛頓8月7日電 (記者 張蔚然)美國前防務承包商雇員、泄密者斯諾登被俄方批准獲得為期3年的居留許可後,白宮7日再次呼籲斯諾登儘快回到美國接受司法審判。   據俄羅斯媒體報道,斯諾登去年獲得的在俄居留許可於今年7月31日到期,他已提前向俄羅斯聯邦移民局遞交延長居留期限的申請,並獲得了為期3年的居留許可,他沒有向俄方申請政治避難。在俄居留期間,斯諾登可以前往其他國家,但停留時間不得超過3個月。   白宮發言人歐內斯特7日表示,斯諾登泄露美國機密信息,面臨重罪指控。他應當儘快回到美國,他會受到法律規定的對美國公民的保護,並享有所有正當的法律程序。   歐內斯特把美國對俄製裁與斯諾登獲居留許可區別看待。他表示,發起多輪製裁是因為俄羅斯破壞烏克蘭穩定,但斯諾登一事屬於“不同的情況”,美國對斯諾登的立場“沒有改變”。   去年6月以來,斯諾登向外界披露了國安局旗下“棱鏡”等網絡和通話監控項目,包括監聽外國領導人,在國際社會引起軒然大波。他今年5月再曝猛料,稱自己曾是中央情報局和國家安全局的海外高級間諜,不是普通黑客。美國國務卿克裡反擊稱,斯諾登非常善於把一些東西包裝成“自己的語言”,併進行誇大,他還勸斯諾登“爺們一點”,立刻回國。   有德國媒體披露,斯諾登正與美國政府私下協商回國的可能性,但這一說法未經美國官方證實。(完)   (2014-08-08 06:18:00)  (原標題:外媒:斯諾登獲"諾貝爾替代獎" 令瑞典官方尷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